您的位置:  »  首页  »  长篇连载  »  無奈的丈夫本站 域名www.2XBXB.com
無奈的丈夫

我們是在上世紀的失業的,在那場席卷全國的下崗狂潮中,我和我的妻子在 同一個月裡都成了失業者,我所在的是一個有著5000人的中型國企,從事的 是質檢的工作,從中專畢業後就在這個廠裡,我自信很稱職這份工作,我還在職 工大學拿到了大專的文憑,但這一切都沒有保住我的飯碗。我還記得我最後走出 廠門前時,含淚的師傅和皮笑肉不笑的人事部經理……

我老婆在我下崗後一個星期也被『優化組合』了,她是個優秀的紡織女工, 在絕大多數男人眼裡,她絕對算個漂亮的女人,肥胖的車間主任早就對她想入非 非,但卻始終沒得手,車間裡好幾個女工都是他的玩物……負債累累的紡織廠終 於被兼並了,善於溜須拍馬的車間主任卻坐上了副廠長的寶座,在再次拒絕他的 無恥要求後,我老婆下崗了。

我和我老婆有一點積蓄,想做點小生意,那樣總算可以養家糊口。那一年, 我那個闖深圳的表哥回來了,從他口中我第一次聽到了『風險投資』這個名詞。 然而,這個名詞成了我惡夢的開始。在他的反復遊說下,我們將所有的錢交給他 投資,第一個季度他如數給我們寄回了百分之三十的紅利,在利益的驅使下,我 和我的老婆發動了我們所有能想得到的關系,借到一筆六位數的巨款給了表哥, 正如大家所猜想的,那筆錢就像一顆投入大海的小石子,瞬間消失了,一起消失 的還有我的表哥……

我們真的變成了無產階級,欠了一屁股帳的無產階級。為了逃避討債者,我 們坐上了南下的列車,在南方混了半年後,終於發現這裡不適合我們,低微的學 歷和狹窄的專業技能使我們只能從事最地層的體力勞動。一天,在一張破舊的報 紙上我看見了一條新聞,大概內容是假人口販子在騙得賣人款後,又帶著女人逃 走了。在南方我好像聽人說過這叫『放飛機』什麼的。

我開始重新審視我的老婆:不管是在古代還是現代,我老婆絕對算得上是美 女,秀麗的臉蛋,烏黑飄柔的長發,魔鬼般的身材,三圍36,24,36。她 的乳房十分漂亮,大而挺拔,嫣紅的乳頭在錢幣大小的乳暈的襯托下特別可愛; 她的私處溫暖而緊密,每回都讓我無比銷魂。這樣的尤物,怪不得讓那個卑鄙的 胖子垂涎三尺。

在山窮水盡的日子裡,她曾經主動提出去做那一行,但被我嚴辭否決了,我 無法忍受每天都被戴上綠帽子的感受。現在我們要重新面對這一困境時,我對她 提出了我的想法賣妻。她竟然同意了,我知道她是愛我的。於是,我開始了 我的偽人口販子生涯……

經濟差異影響了地區發展,也影響到了地區的社會生活,包括婚姻。很多地 區,尤其是偏遠山村,由於窮,本地女人都嫁出去,而外地的卻不願嫁進來,造 就了許多『光棍村』,於是人口販賣應運而生。

第一次,我們到西南某省,我把老婆賣給了一個四十多歲的老光棍,那個家 夥幾時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眼睛發直只盯著我老婆,以至於我們由於初次行騙 露出的許多破綻他都沒有發現。我順利的獲得了5000元錢。在約定的鄉村旅 館等了兩天後,我老婆回來了,我們一起逃離了那個地方,那個老光棍甚至連我 老婆的裸體都沒有看到。有過初次經驗後,我們手段越來越成熟。一年內我把我 的老婆賣了九次,存款早就遠遠超過了5位數。

並不是每次都那麼成功,那次,老婆終於被別人干了,雖然她激烈反抗,但 還是在『公婆』的協助下被『生米煮成熟飯』,她是四天後才逃出來的,眼睛紅 紅的。

我們回到城裡,頭一次在那座城市最高檔的三星%BC7天她足 足洗了一個小時澡,然後,我們瘋狂的做愛,我的肩膀被她咬出了血……那晚, 我在她耳邊說:「我們賺夠了就回去還債,然後重新做人……」 這一天,我們來到西北的一個十分偏僻小村莊,因為在火車上我們聽說了, 這個村莊有一大半的成年男子在打光棍。

我推推搡搡的帶著老婆進了這個村莊,我的老婆裝作可憐兮兮的樣子,我也 裝出人販子凶神惡煞神情,在村裡稍作打聽,我就鎖定了目標村西的秦家, 他家有三個兒子都沒有娶老婆,由於他家自己有輛農用車,平時跑跑運輸,算是 村裡的富戶。

我很快找到了秦家,一個老漢接待了我,他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個夠,又更 加仔細的打量了我老婆,幸好我這幾年走南闖北也積累了不少的經驗,沒有露出 什麼破綻。

「怎麼樣?老爺子,這種貨色可不多見啊!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來的,你看 看,該凸的凸,該凹的凹,一看就是個好媳婦。」

老漢沈思了半晌:「嗯~~是不錯,但是我兒子還沒有回來,我得讓他們看 看,誰喜歡就做誰的媳婦。」

我老婆突然吵鬧起來,這也是事先設計好的,畢竟是被賣的人,要裝得像一 點。我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老實點!」本來還應該加個耳光的,我心一軟沒 打下去。

不久他的三個兒子相繼回來了,三個傢夥都長得像個鐵塔,最矮的也比我高 半個頭,看到屋裡有個天仙般的姑娘都眼睛發直,聽老漢說明原委以後,都爭著 說:「爹,這個妞嫁給我吧!」老漢一見三個兒子都喜歡,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三個兒子眼看要打成一團。

老漢忙提高聲音說道:「還是給老大吧,你們兩個還年輕嘛。」兩個弟弟雖 然反對,卻也沒有辦法。到了下午,七千元人民幣又流進了我的腰包。我放心的 回到十幾裡外的旅店等待我的老婆勝利大逃亡。

三天過去了,我的老婆沒有回來,我有點不祥的預感,但我堅信她會回來的 一個星期過去了,老婆還是沒有回來,超過最長記錄了。

到了第十天我決定去接應老婆。縮頭縮腦的進了村,很遠我就看見了老漢正 搬了把椅子坐在門口抽旱煙。我頓時明白了,原來是這老頭天天在守著,怪不得 我老婆逃不出來。等了半天,老頭寸步不離門口,我見沒什麼機會,只好偷偷往 房後摸去。到了廚房牆根底下,抬頭從窗戶往裡看看裡面有沒有人,這一看,讓 我看到了一幅令我目膽俱裂的場面:

我的老婆裸露著上身,渾身上下只系了一條花布廚巾,正在切菜,她顯然吃 了不少苦,我第一次看到她雪白的胴體這樣在白日下暴露在我面前,她眼圈有點 黑,眼睛紅腫著,左臉頰微微腫起,依舊秀麗的面容顯得十分憔悴,烏黑的長發 胡亂紮在後面。豐滿的乳房上竟而有好幾道抓痕,原本小巧的的乳頭比以前脹大 了不少,連背上和屁股上都有傷痕。

這個混蛋,居然打我老婆。我正準備輕輕叫她,突然,一個虎背熊腰的傢夥 輕手輕腳推門進來,正是秦家老大,他走到我老婆身後,我老婆仍然沒發現,突 然秦大把他的髒手把放到她豐滿的乳房上。

「啊!」我老婆嚇了一跳,立刻掙紮著想躲開。

那個混蛋卻用力的她在雙峰上搓揉起來,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我老婆一邊 驚叫一邊想反抗……

「賤貨,還想挨打嗎?」

這句話好像很有效,我的老婆立即停止反抗,乖乖的任憑他上下其手。

「繼續切菜!」秦大命令道。我老婆只好強忍著羞辱切菜。

秦大把那塊廚巾扯下來,隨手扔到一邊,左手繼續玩著她的奶子,右手手指 伸到我老婆的私處,分開花瓣,探查起來。玩了一會兒,他忽然把褲帶解開,露 出早以勃起的巨大的陽具,光黑紫的龜頭就有兩寸多長,小孩手臂粗細,我一看 就知道老婆的小穴肯定受不了這麼大的東西,那個混蛋也不作什麼潤滑,直接就 把傢夥插進我老婆小穴中,奇怪的是我的老婆只輕輕的哼了一聲,我看見有滴答 滴答的白色液體從老婆的私處流出,她竟然流淫水了嗎?

我氣得七竅生煙,這個傢夥竟然當著我的面干我的老婆……

(三)窗外偷窺

秦大粗長的肉棒在我老婆的嫩穴裡抽插著,我很奇怪,我老婆的陰道為什麼 容得下這麼大的陽具(起碼比我的長三分之一)?我和她做愛時都要小心翼翼, 生怕弄痛了她。現在這個蠻漢卻用粗大的傢夥毫無顧忌地干我老婆。

秦大加快了抽插的節奏,我老婆早就無法切菜了,雙手撐在竈台邊緣,修長 的美腿左右岔開,屁股向後撅起來。

我老婆的陰毛很少,只有陰戶前部有稀疏的一點,美麗的洞穴暴露無遺,大 得驚人的陽具在美穴進進出出,還有白色的液體被肉棒帶出來。

那個傢夥的身體從後面猛烈地撞擊我老婆的屁股,直撞得『啪啪』的響,我 老婆的上身也跟著搖晃,由於身體前傾,兩只乳房垂下來顯得更加豐滿,跟著節 奏,肉球晃來晃去,那個傢夥夠厲害的,抱緊我老婆的腰猛烈地干了一刻多鍾, 每回都直插到底,我想他的肉棒插到我老婆的子宮了。

我握緊雙拳,正想趁他快活時上去和他拼命,可轉念一想,自己未必是他的 對手,一下打不死他,萬一他的兩個兄弟來了,我的小命非玩兒完不可。

那個傢夥終於把陽具從我老婆的肉洞裡拔出來,我以為他要射了,沒想到他 把陽具又插向我老婆的屁眼,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排洩的器官也可以用來洩慾。

他的肉棒一點一點的插進我老婆的屁眼,顯然這裡比前面的洞要緊得多,那 個傢夥一邊插,一邊埋怨:

「是不是今天早上老三插得太狠了,騷屄松了好多,媽的,老子昨天只干了 六回,他干了八回,早上還要干,不知道是我的老婆還是他的老婆。」

聽到這裡,我差點暈了過去,原來還有老三也操過我的老婆了,不知道秦家 老二有沒有……?

「老二大概是前幾天操你操的太猛了,昨天只干了四回,你這個騷娘們還真 經操。」

話說完他加快了速度,一下將八、九寸長的肉棒插到底,我老婆痛苦的尖叫 了一聲。

秦大慢慢在我老婆屁眼裡抽插起來:「……叫什麼叫,昨天你的肫眼被操了 幾次?」

我老婆哼哼幾聲,好像沒有聽清楚。北方話『肫眼』就是『屁眼』的意思。

「媽的,老子問你,昨天肫眼被干了幾次?你敢不吭聲?!」他重重的插了 幾下。

「十~~十幾次。」老婆表情痛苦地用很小的聲音回答。

「操,到底是十幾次!」他操我老婆屁眼的節奏快了起來,由於直腸壁將他 的肉棒包得很緊,插進去時有『噗噗』的空氣被排出的聲音,有時抽得太猛,拔 出肛門時又有『啪』的拔活塞瓶蓋的聲音。

「大概是十二次吧。」我老婆低聲回答,美麗臉早就羞得像一塊紅布。

一時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什麼時候,秦大終於射精了,大團白色的黏 液射在我老婆雪白的屁股上,我終於明白了,開始我老婆肉洞裡流出的是他們的 精液……

(四)驚人真相

被干了這麼久,我老婆好像也有點虛脫了,幾乎上半身都趴在了案台上,呼 呼的喘著氣,屁眼因為被巨大的肉棒撐得久,還沒有閉合,一圈凸起的皺褶,像 一朵剛剛綻開的花朵,往裡面可以看得見一些白色黏稠的將要凝固的液體。不知 道是哪個混蛋把精液射進我老婆的直腸裡。

再看看她引以為傲的美穴,肥美的大陰唇向兩邊微微張開,可以看見裡面粉 紅的嫩肉,滴答滴答的液體還在不斷的沿著肉縫流出。看到美麗的老婆被人奸成 這樣,我心裡當然無比的憤怒,但是我的下身卻不知不覺起了一點變化。

以前我老婆的陰唇是閉合的很緊的,一直以來,她的小穴都像處女一樣的漂 亮。今天我卻發現她的大陰唇邊緣有點發黑,難道是光線不好的原因嗎?

秦大拔出慢慢萎縮的大雞巴之後,發現龜頭的前面黏了一點黃色的固體,很 顯然,那是我老婆的屎,他對此好像很不滿意,一把抓住我老婆的長發,粗暴地 把她拖到自己身前,我老婆的側面正好對著我。

「快給老子舔乾凈!」

我老婆皺了皺眉頭,就閉上眼睛,雙手扶起那根依然很長的陽具,用她的櫻 桃小嘴含住吮吸起來,我清純可愛的老婆居然在用嘴舔一個肮髒莽漢的大雞巴, 上面還有她自己的屎!

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四顧尋找趁手武器,就要爬窗沖進去拼命。

「秦大,到後山劈點柴來,俺的骨頭又有點酸痛,尋思著這幾天又該要下雨 了。」老漢在大門外喊了一聲。

「哎!」秦大不情願的答應了一聲,他的大雞巴在我老婆的舔弄之下本來又 有點抬頭的意思,老漢一打斷,只好依依不捨地將陽具從我老婆嘴裡取出,匆匆 系好褲帶出了廚房,臨走時對我老婆說:「好好做菜,老子回來要是沒有飯吃, 嘿嘿……」

糟糕,那傢夥要朝房後來了,我只好趕緊逃走……

***

***

***

***

我無精打采地走在狹窄的田埂上,美麗的老婆居然被別人糟蹋成這樣,那幾 個混蛋秦家兄弟,居然把我的老婆當成公用的,連我都不敢碰的屁眼都被他們操 過了。我不敢想像這十天我老婆是怎麼渡過的,這群粗魯的農民輪流使用我老婆 漂亮的小穴和肛門……

「老王頭,你一瘸一拐的咋啦?」

「唉,碰到秦老二那個活閻王了,俺老漢年紀大,稍微閃慢了點,他怪俺擋 了他的道,踢了我一腳,就成了這個樣子了。」

「幸好老兄你碰到的不是秦老三,不然連骨頭只怕也斷了。」

「是啊,這群小兔崽子,成天在外頭橫行霸道……」這個聲音越說越氣憤。

「噓……小聲點,讓他們聽見你就完了。」

「是啊是啊,俺還是回去敷藥去。」那個沮喪的老頭一跛一跛走了。

他們的對話讓我大吃一驚。

天啦,我竟然把老婆賣給了這裡最凶的惡霸。我忽然明白了:秦家在村裡算 是較富的,按理說在本村娶幾個媳婦應當很容易,而秦家三兄弟卻一個媳婦也沒 娶上,主要是因為他們兄弟太惡了,誰也不敢把女兒嫁給他們,還有他們過人的 性能力……

我的血液都快凝固了,我愛我的老婆,一定要把她救出來,一個聲音在心底 呼喊。半晌後,我決定重新返回秦家,趁只有老漢在家時,把老婆救出來。不得 已干掉那個老傢夥也是沒辦法的事。

當我潛回秦家時,已經是晌午時分了,老漢已經進屋,農用車停在門前的坪 裡,看來秦家兄弟回來了,計劃又要落空。我不死心,再次潛到廚房外的窗下, 果然,我老婆已經不在那裡。又轉了一圈,我蹑手蹑腳來到堂屋的窗戶下,一股 飯菜的香氣撲鼻而來,我探頭偷偷向裡瞟了一眼,秦家幾個人正在吃飯,還有我 老婆,居然坐在秦大的身上,還是一絲不掛,我又快氣暈了,由於秦老頭坐朝窗 戶方向,幸好在側頭夾菜,他頭轉回過來時,我趕緊縮了回去……

(五)營救

由於秦老漢正對窗戶坐著,我只好爬到窗戶的另一側,斜著朝裡面張望。我 嬌小的老婆一絲不掛的坐在秦大的身上,更氣憤的是,秦大的肉棒還插在我老婆 的陰戶裡,午時光線強烈,我清楚的瞧見那根肉棒分開肉唇,已經完全沒入我老 婆的小穴。

秦二和秦三坐在兩側,秦三正在得意洋洋的捏弄我老婆的乳房,她露出痛苦 的表情,但不敢作聲。秦二卻在在埋頭吃飯。看到這番情景,我氣得渾身發抖, 卻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我很清楚,牛高馬大的秦氏兄弟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把我撂 倒。

就在這時,『匡』一聲,我不小心弄倒了一根豎在旁邊的扁擔。

「誰?」秦家兄弟中有人吼了一聲。我嚇得魂飛天外,急忙爬到房屋的一側 牆角躲起來。

秦二快步走出來察看,發現沒有人。「大概是對門張家的大黃狗吧,下回老 子遲早吧那條畜生煮來吃了。」秦二嘴裡嘟嘟嚷嚷的回了屋。

「那條畜生上回被我打了一扁擔後,再也不敢上咱家轉悠了,恐怕有生人來 了,我去看看。」

我聽見秦老三在屋裡說的,嚇了一大跳。往哪躲呢?突然,我發現前面不遠 處有一堆草垛,北方的農家都習慣在家門口不遠堆了很多柴草,用來引火的。顧 不了那麼多,趕緊一頭紮進草堆裡。秦老三左瞧瞧,右看看,沒發現什麼,只好 讪讪的回屋了。

躺在草堆裡,我開始尋思救我老婆的辦法。自從我賣妻以來,從來沒有碰到 這種事情,雖然老婆也失過幾次身,但那些家裡大都對她很好,好吃好喝,更別 說虐待她;這幾個秦氏兄弟,簡直就是怪物,秦大自己買來的老婆,居然三個人 共享,每個人一晚可以操五、六次,可憐我那個嬌小美麗的老婆,要應付性能力 那麼強的三個大漢,想到這裡,我的小弟弟居然有了一點反應,我這才想起,我 有十幾天沒有碰我的老婆了。

想來想去,我也沒有想出什麼周全的辦法:報警是不行,估計秦家兄弟沒什 麼大罪,我卻要坐好幾年牢;硬來更不行,沒救出我老婆,只怕自己的命也搭上 了;回去找他們談判,把錢還給他們?也不行,以秦家兄弟的霸道,萬一他們人 也要,錢也要,我不是落得個賠了夫人又賠錢?乾脆,晚上趁他們熟睡時再找機 會。

好不容易熬到了黃昏時分,我再次潛到秦家房下,立即就聽見秦家兄弟正在 爭吵:「我先上,昨天是你先來的,今天輪到我了。」是秦老二的聲音。

「二哥,你昨天只操了四次就不行了,今天還是把機會讓給俺吧!」這個粗 豪的聲音我聽得出是秦老三。

我趴在窗沿偷偷向裡瞧,我老婆依舊赤裸裸的,正跪趴在炕上(注:北方天 氣寒冷,炕就是可以在下面燒火取暖的床),秦家三兄弟也脫光了衣服,秦大正 站在炕上,九寸大雞巴正放在我老婆的小嘴裡,我老婆正努力地在為她口交。

我曾經試過要老婆和我口交,老婆雖然不願意,但因為愛我勉強答應了。但 在口交時因為她受不了男人陽具的味而嘔吐,從此我再也不敢對她提口交了。沒 想到她現在卻為一個丑陋的農民舔雞巴,看他們三兄弟的大肉棒,都是黑亮黑亮 的,顯然很少清洗……秦大一邊在我老婆口中進出肉棒,一邊笑嘻嘻的看著兩個 弟弟爭吵。

突然他插口道:「爭啥爭,兩人一起上不就行了,一個插她的賤屄,一個插 她的肫眼。」

兩個弟弟四目相對:「是啊,我們怎麼沒想到啊!」兩人爬上炕,拿著肉棒 比劃了半天,互相擠來擠去,沒找到一個好姿勢,同時操我的老婆。

「可是要怎麼插呀?」兩人面面相觑。

我的老婆早就嚇得渾身發抖:「……饒了我吧,兩個人同時干會要了我的命 啊!」她吐出口裡的雞巴,連忙求饒。

「媽的!」秦大一個大耳刮子打在我老婆的臉上:「趕快給老子舔,老子可 沒叫你停。」我老婆趕緊扶起大雞巴又放進嘴裡。

秦老大斜著眼想了半天:「有了。」

於是指揮兩個兄弟把我的老婆一頓搬弄,將我老婆下半邊身子懸在炕外,側 躺在炕上,然後抓起她上面的一條腿,用力向上劈開,形成一個鈍角,由於沒什 麼陰毛,我老婆的陰戶和屁眼完全暴露出來,雙腿分開到極限,痛得我老婆只咧 嘴,沒想到我老婆有這麼好的柔韌性。

「自己抱好!騷貨。」秦大命令。

我老婆只好用右手抱住自己的右腿,懸在空中。她的屁眼正對著後面的秦老 三,陰戶對著前面秦老二。

秦家兩個弟弟一樂:「哥,真有你的。」於是不客氣的舉起大雞巴分別對準 目標開操。

秦二的雞巴首先插進我老婆的小穴裡,秦三卻費了一些力氣,由於我老婆的 陰道裡已經有了一***麼長大的傢夥,本來就比較緊的肛門自然就更加難插進去 了。

秦老三用手使勁的分開我老婆的屁股,將陽具頂到我老婆的屁眼處,第一下 只進去了一點,我老婆一痛,屁眼一收縮,雞巴又退了出來。秦老三一生氣,使 勁拍打我老婆的屁股,只拍幾下,我老婆的屁股就紅了。秦家老大正跪在炕上把 雞巴塞入我老婆的嘴裡,我老婆叫不出聲,只能『嗚嗚』的哀鳴。

秦老三運足了力氣,再次將粗大的陽物塞入我老婆的屁眼裡,這回總算進去 了,我老婆痛得直翻白眼,她的屁眼沒有做任何潤滑,當然難以忍受,由於我老 婆因為疼痛引起陰戶劇烈收縮,前面的秦二感到奇爽,更加賣力地操我老婆的小 穴,直操得我老婆粉紅的陰唇隨著肉棒進出而翻進翻出。秦三的大老二也在我老 婆的肛門裡慢慢的活動起來,我親眼看見他往外抽肉棒時,黑亮的陰莖上帶有一 點血絲,他把我老婆的屁眼弄傷了。

秦大一邊用雞巴插我老婆的嘴,一邊兩只大手不閒著,玩弄著我老婆豐滿堅 挺的乳房,一只手用力搓擠,好像要擠出奶一樣,另一只手把她小巧嫣紅的乳頭 扯得老長,連乳房也扯成了圓錐型,再一松手,奶子一陣亂晃,痛得我老婆嗚嗚 哀鳴。

兩個弟弟分別在我老婆的屁眼和小穴裡猛操,直操了好幾百下,哥仨邊操還 邊閒扯。

「哥,城裡的小妞就是不一樣啊,瞧這個賤貨,皮膚又白又嫩,奶子又大, 長得更是不賴。」秦二說道。

「可不是嗎,比我以前在鎮上小旅館干的那個老板娘強多了,奶子大得多, 騷屄也緊得多。」秦大回答,又用力抓了一把我老婆的奶子。

「還有啊,這個娘們經操啊,咱們干了十多天,還是這麼漂亮,一點事都沒 有。」秦三邊操我老婆的屁眼邊說……

老二最先頂不住,打個冷戰,就洩在我老婆的小穴裡,精液多得直流出我老 婆的陰戶,老大立刻和他交換,用早就硬得像鐵棍樣的大雞巴繼續操我老婆的小 穴,全不顧裡面有弟弟的精液。而秦老二也把萎縮的陽具塞進我老婆的小嘴裡。

老三又干了好久才洩了,又和小弟弟剛剛挺起的秦老二換位置,由老二操肛 門……

三個黑色的和一個白色的肉體在燈影下混戰著,我再也看不下去了,躲到了 遠處。

大約過了五、六個小時,房子裡的燈終於熄了。我不敢靠近,又等了一個多 小時,我估計他們該睡著了,摸到窗口,聽見三兄弟驚天動地的呼噜聲。

探頭往裡看,黑暗中三個惡人確實睡著了,我老婆在大炕的最裡面,好像正 坐著偷偷哭泣。

「老婆。」我輕輕喊了一句。

我老婆身子一顫,好像聽見了。

「老婆,我來救你了。你快點過來。」

她掙紮著終於站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好長時間才繞過秦家兄弟,爬下了炕, 來到窗前。

「你~~你怎麼現在才來,我……」

我噓了一聲:「你快從門口出來,我等你。」

「不行,門被他們鎖起來了,鑰匙綁在秦大手上。」

我想了半天,只好要我老婆從窗子爬出來,那是一種用短木棒支起的窗戶, 並不大,我費了好大的勁把她弄了出來,險些弄掉了支窗的木棒。

我終於救出老婆了,我們抱頭痛哭。為怕秦家兄弟追上,我們只好趕緊連夜 逃跑。